首页 国内政策 社会万象 人事任免 高层领导 地方热点时政要闻 金融财经 网贷资讯 健康知识 科技资讯 新虐军事新虐论坛教师资格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再次举报安徽省临泉县牛勇侵吞亿元国资等事实

记者:地方新闻网 时间:2018-05-15 23:33  来源:网络整理
相关阅读高层领导】:金山消防部门兵分6路 夜查娱乐
国内政策】:深圳名瑞德国际金融服务有限
国内政策】:019、不凡人生经历回访 河南南
网贷资讯】:东莞东方泌尿医院是东莞最宰
健康知识】:大连公积金中心开设便民服务
时政要闻】:实名举报周口市包装机械厂厂
时政要闻】:警察偷拍上司通奸向纪委举报
时政要闻】:被诊断心脏病?患者举报医院伪

  再次举报安徽省临泉县牛勇侵吞亿元国资等事实

  ——强烈要求县纪委、监察委对犯罪分子严惩

  一、临泉县棉麻公司概况

  临泉县棉麻公司成立于1975年12月,其前身为临泉县棉花厂(成立于1958年),是隶属县供销社的集体企业,下辖城关、杨桥、长官、三岔路等四个轧花厂和红麻仓库、驻阜阳中转站、印刷厂、购销经理部,在2005年10月改制前,公司共有职工335人(含离退休57人),共有土地106.5亩,建筑面积18916平方米,棉花加工成套设备二套,大型打包设备四台,总资产超亿元。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临泉县棉麻公司曾是临泉县的骨干企业、纳税大户,年创利税百万元以上,多次获国务院、省、市、县有关部门的表彰、奖励(曾获全国棉花百强县称号),为临泉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二、企业改制造假使职工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深化改革和发展,农业生产结构的调整,临泉棉花种植面积锐减,资源短缺,加之企业经营管理不善,效益下滑,大部分职工下岗失业。为此,国务院及时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棉花流通体制改革的意见》(国发〔2001〕27号),之后省、市政府也出台了关于供销社与棉麻企业分开的实施意见。为贯彻上级有关棉麻企业改革文件精神,临泉县棉麻公司于2005年10月进行了改制。由于当时的企业负责人牛勇动机不纯,搞阴谋诡计,在改革过程中暗箱操作,骗取政府批文和虚假注资,弄假股东欺骗职工等手段,致使大部分职工失业,失去参股的权利、公司上亿元资产变成九个股东所有(把棉麻公司的土地和房产偷偷变更到私人公司安徽福临棉业有限公司名下),广大职工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

  三、我们艰辛的维权之路

  县棉麻公司广大职工得知牛勇在改制过程中不按文件规定操作,搞假改制,骗取政府批文、严重侵害职工利益的真相后,就走上了艰辛的上访维权之路,通过去各级信访,寄举报信、网络媒体举报等形式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反映此问题。就在我们高频次通过网络举报的时候,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引起了阜阳市纪委领导的重视,并于2017年2月7日致函临泉县委书记邓真晓,要求“立即约访反映人,认真听取其意见和建议,把信访突出问题处理好,把群众合理合法利益诉求解决好,并于10个工作日内将有关情况报告我委。”邓书记接信后,也立即作了指示:“请利华同志牵头,组成由纪委、审计、法制、城东、人社、供销社参与的工作小组,对举报人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处理,妥善解决相关问题,并约谈举报人,听取意见,做好稳定工作。转永勤、刘锋、刘超同志阅知。”之后,县委、政府也成立了调查小组,经过调查人员二个多月的调查取证,调查报告于2017年4月26日形成,调查结论证明我们举报反映棉麻公司改制造假和牛勇贪污腐败问题基本属实,牛勇等9人所谓的“股东”注册的“安徽福临棉业有限公司”是一个新设公司,不是从临泉县棉麻公司改制成立的公司,与临泉县棉麻公司没有任何关联。依据调查报告,县政府于2017年5月3日下发了专题会议纪要《解决临泉县棉麻公司遗留问题专题会议纪要》(第94期),至此,我们在维权的路上终于见到了曙光和希望。

  四、今天的结果,令人失望和愤忾。

  首先,我们广大职工对县政府会议纪要充满希望和感激涕零,但是,县政府《解决临泉县棉麻公司遗留问题专题会议纪要》是2017年5月3日发生,距今已有一年了,这一年时间对我们广大职工来讲是多么的漫长,会议纪要作出的决定落实情况如何?请看下面的事实真相:去年5月3日的会议纪要决定:1、县棉麻公司拆迁补偿款1500万元(顺河街部分)支出问题,县审计局要加快进行审计。2、从2005年县棉麻公司改制起,公司运作经营都由牛勇负责,具体经营情况和借贷情况不清,要进一步调查核实。3、县棉麻公司改制过程中涉嫌违法违纪行为,建议有关部门立案调查。4、县供销社依照企业改制有关政策,制定方案,压实责任,进一步核实有关情况,在坚持尊重历史,维护社会稳定原则下,依法维护职工和企业利益,认真处理棉麻公司改制工作遗留问题。以上四条决定,目前仅有第1条在工作中(审计工作已进行10个月了,而且审计的账目是08年以来的“安徽福临棉业有限公司”,与05年棉麻公司改制时的真实账目无关联,即使审计结果出来也没有什么重要价值),其他3条无任何行动和进展。特别是纪要第2、3两条决定,至今无人问津,令人费解。关于把属于棉麻公司的拆迁补偿款1500万元转给牛勇成立的私人公司——安徽福临棉业有限公司,县政府会议纪要也明确指出“县棉麻公司(顺河街部分)地面附属物拆迁补偿款2696.32万元,应补偿给县棉麻公司,不应补偿给安徽福临棉业有限公司。早在2016年11月29日和12月21日我们连续2次给临泉县委、县政府和城东街道办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对260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暂时予以冻结,待查清事实真相后再解冻。但是,由于牛勇背后找县政府某些领导做工作,临泉县政府某些领导在没弄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仍表态把属于县棉麻公司的拆迁补偿款先付给福临棉业1500万元。福临棉业在2017年1月23日得到1500万元拆迁补偿款后,1月24日就支出1469.22万元,导致本属于县棉麻公司的1500万元拆迁补偿款至今无法追回,给企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试问当时某些领导答应把钱转走,现在怎么不敢站出来担责追回呢?这是为什么?另外,会议纪要中“对县棉麻公司改制过程中涉嫌违法违纪行为,建议有关部门立案调查”也成了一句空话,至今未见有关执法执纪部门的行动。这又是为什么?牛勇的保护伞是谁?我们广大职工的合法权益谁来保障?应该有哪个单位哪位领导站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第四条县供销社应做的工作也是遥遥无期……真的使我们很失望!!

  五、维权我们没有错 请求给予经济补偿更没有错

.